\
当前位置:首页 > 公众互动 > 旅游互动

敦煌意象

发布时间: 2016-12-01 18:03:34   报送单位:甘肃旅游信息中心   来源: 甘肃日报

  在我的印象里,敦煌是一种暗示,一种隐喻。

  在这片沙漠绿洲,我已经置身二十多年,假若是一棵树,也必枝繁叶茂五大三粗了。幸好不是一棵树,不然,我就长成了风景。我没有资格长成风景。面对敦煌,没有人敢说自己是风景。当然,我还在敦煌之外,进不了它,也近不了它。我只是敦煌的过客,形迹匆匆。面对敦煌,我只能渺小而又孤独。

  有时感觉,我看见了敦煌。透过沙漠,透过黄尘,透过宕泉河畔那宛若繁花的洞窟,透过飞天女神那婀娜灵动飞逸的裙袂,仿佛看见了历史车轮腾起的硝烟,看见了层层岁月里凡尘的辉煌和落寞,也看见了青灯下画师紧抿的双唇拧紧的双眉,和袅袅香雾飘绕晕染的佛的庄严。难道这就是敦煌吗?

  我问自己,也问千年莫高的梵音。一个声音传来:是,也不是。

  我怅望在祁连山下夕阳西下的客栈,对这个世界再也发不出任何追问。敦煌,它拒绝投机者的借用和人面桃花的粉饰,它孤绝静默于千年历史长河,鲜艳而又明媚地生长在洞窟里,从不想招摇撞骗,也从未对谁以身相许。它保持了自己颜面的体面和个性的尊严,也诠释了一个民族曾多苦难,历经多少王朝更替、城头换旗而最终秉持住自己的格调和气度。

  这就是敦煌。

  从敦煌任何一个角度出发,到达任何一个历史的节点,我们都能抵达追问的本质,能看见以佛为主题的敦煌那抽象身影,照进了人类的现实。再从任何一个时间拐弯处出来,到达今天,到达我和我们眼前,敦煌就看见了我,看见了我们。我们,作为人类的某个投影,回应着敦煌佛性的见证。

  佛性而又诗性,是敦煌的外表,也是敦煌的本质。

  但敦煌却抛弃了我,抛弃得理所当然。我知道,于敦煌,我只能是时间的过客,在表象之下,形迹匆匆。而敦煌,固执而又永恒。

  在敦煌很多的日子里,我不再敢奢侈地想念敦煌。

  这天,接到敦煌诗人健荣的电话。说,兰州的作家叶舟先生过来了,过去坐坐。

  在鸣沙山下敦煌山庄的大厅里,瘦小而又激情的叶舟,穿着宽松的黑色T恤,一把握住了我的手。这是一只写过敦煌诗歌的巨手,它宽阔而又温暖地与我照见。

  对,这就是那个为敦煌命名“大敦煌”的诗人叶舟,也是那个用小说获了鲁奖的诗人叶舟。他的语言和表情都是诗性的,灵动而跳跃。初次见面,他说我们仿佛早已认识多年。于是,我们都拍着脑袋,使劲回想在某年某月在某地曾煮过一次酒。脑袋里呼啸了一圈记忆,却最终没有回想起来。

  叶舟说,这次是陪毕飞宇来的。

  对,就是那个写了《推拿》的毕飞宇,写了《哺乳期的女人》的毕飞宇,也是那个既获了鲁奖也获了茅奖的毕飞宇。叶舟说,毕飞宇是陪他在美国上学的18岁的儿子来拜谒河西走廊的。他想让他那个一米八高的弱弱的儿子来感悟一把当年同样18岁就领兵河西逐鹿匈奴的骠骑大将军霍去病的彪悍之气。是的,现在的汉家男儿早已贫血缺钙,弱不禁风。不远万里到敦煌来补钙,这只能是作家的英明。

  说到霍去病,得多说两句。匈奴有悲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这就是他干的事。在民族存亡之时,这事干得特别得劲。当朝皇帝汉武帝赐予他豪华府第,他却慨然道出“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家国天下的千古名句。其荡气回肠,堪比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之凛然。

  毕飞宇陪子河西之行用意深邃。

  叶舟说,好家伙,他从千里河西大走廊一路走来,感动坏了,震撼坏了。因汉武帝为彰显大汉帝国的“武功军威”而得名的古凉州武威;以“张国臂掖,以通西域”而得名的古甘州张掖;丝绸重镇古肃州的酒泉;明长城西端重关的嘉峪关等,都让年轻人思绪飞扬如瀑,一路惊叹扼腕。最后,抵达敦煌。

  天的尽头,就是敦煌。

  在敦煌千仞绝壁繁花盛开的某个洞窟,这个18岁的年轻人被荟萃了几千年的人类文明轰然击溃,热泪长流;假若可以,他想长跪。一千里长廊的感动似乎都只是铺垫,18岁的生命似乎都是在等待,只为这一刻,在敦煌,在某个洞窟的大门被轰然洞开之时。两千多年前的18岁的汉族大将军和两千年后的18岁的中国男孩,在西域大漠,在人类文明的洞窟里完成了某种接应和仪式,神圣而庄严。

  我没有面缘毕飞宇先生。半个小时前,他带着他已经受到洗礼的儿子去了机场。

  那天中午,按照事先的安排,我、健荣陪叶舟,预谋在敦煌西域酒家里一醉方休。但叶舟说,还要启程返回兰州,醉不应当,来日方长。我们将一个诗人的预约,友好地安放在未来敦煌的某个时间节点。到那时,但愿桃花盛开,也许秋高气爽。

  照叶舟先生的叙述,毕飞宇父子朝拜敦煌的行动,突然激发了我的某根打结的神经,一丝光亮投进了我的视野。

  敦煌,以远在天边的角度,照亮了万里之外的心灵。不用说,敦煌是伟大而惊艳的。谁都无力抵抗这种伟大和惊艳的诱惑。在它强大的气场面前,卑鄙者也会撕下伪装低下头颅,高尚者也将梳理灵魂诚惶诚恐。因为远而近,因为近而远。我在敦煌之外,因为我在敦煌之里。我远它,因为我已经靠近了它。

  这就是敦煌,它以穿透历史长河的荣光和尊严,以敦煌之大,照应着凡尘苍生。我能与敦煌巧遇并长相厮守,这本身就是一个奇缘。原本再见敦煌,偶然又见敦煌。敦煌以神性和诗意的暗示,隐喻着某种表情。

  佛的微笑,一直照应在敦煌的天空。(文/曹建川)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   站点地图
版权所有:甘肃省旅游发展委员会    中文域名:甘肃旅游.政务
政府网站标识码:6200000042    

公安网备号:甘公网安备 62000002000102号

    网站备案号:陇ICP备15001598
主办:甘肃省旅游发展委员会    承办:甘肃省旅游信息数据中心
建议使用 1280x1024 分辨率    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