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甘肃 > 美文书画

敦煌的诗(叶舟)

发布时间: 2016-09-19 11:29:24   报送单位:甘肃旅游信息中心   来源: 兰州晨报

  怀想

  那时候月亮还朴素像一块

  古老的银子不吭不响静待黄昏

  那时候的野兽还有牙齿微小的

  暴力只用于守住疆土丰衣足食

  那时候天空麇集了凤凰和鲲鹏

  让书生们泪流不止写光了世上的纸

  那时候的大地只长一种香草

  名曰君子有的人入史有的凋零

  那时候铁马秋风河西一带的

  炊烟饱满仿如一匹广阔的丝绸

  那时候的汉家宫阙少年刘彻

  白衣胜雪刚刚打开了一卷羊皮地图

  那时候黄河安澜却也白发三千

  一匹伺伏的鲸鱼用脊梁拱起了祁连

  那时候还有关公与秦琼亦有忠义

  和然诺事了拂衣去一般不露痕迹

  那时候没有磨石刀子一直闪光

  拳头上可站人胳膊上能跑马

  那时候的路不长足够走完一生

  谁摸见了地平线谁就在春天称王

  月牙泉

  在月亮里洗沙在月亮的深处

  牵出一匹马打开栅栏看见阳关

  之上刁斗高悬法号庄严

  人世间又开始了一场春风拂面

  于是在月亮里种花在一池

  闪烁的金鱼中找见那一只

  走失的仙鹤请它秘密的施法

  辞退戈壁拿走砾石和泪水

  让长路上的人们饮下

  步步生莲的朝露与晚霞接着

  在月亮里写经在月亮的身上

  伐下一株丹桂供奉在莫高窟以西

  让敦煌的飞天们遍体馨香

  好像生命是一场盛宴不忍离席

  丝绸之路

  大道昭彰,生命何需比喻。

  让天空打开,狂飙落地。

  让一个人长成

  在路上,挽起流放之下世界的光。

  楼兰灭下星辰燃烧岁月吹鸣

  而丝绸裹覆的一领骨殖

  内心踉跄。

  在路上,让一个人长成——

  目击、感恩、引领和呼喊。

  敦煌:万象之上的建筑和驭手。

  当长途之中的灯光

  布满潮汐和翅膀

  当我们人生旅程的中途

  在路上,让一个人长成——

  怀揣祭品和光荣。

  寺院堆积

  高原如墙

  大地粗糙

  让丝绸打开,青春泛滥

  让久唱的举念步步相随。

  鲜血涌入,就在路上

  让一个人长成

  让归入的灰尘长久放射——

  爱戴、书写、树立、退下

  以至失败。

  帛道。骑马来到的人,是一位大神。

  河西走廊

  这一扇门虚掩像恩情并不来自典籍

  这一条路吐丝秘密经纬构成了今日

  这一角天空鹰隼占据麦子碰见了黄金

  这个白面青年步步生莲前往西天取经

  这位公主口音模糊逐水草而居一生和亲

  这条走廊横贯西东观音和菩萨纷纷麇集

  莫高窟

  窟子里早上和佛陀碰面

  供养三牲而后清水泼街洒扫

  内心去往集市采买菜蔬与香烟

  窟子里请神仙眷侣们下来晒晒正午打个瞌睡如果凤冠

  有恙霞帔撕裂顺便拿起了针线

  窟子里给人间点灯提起笔墨记下这一天的流水有人

  生育有的人寂灭如此而已

  窟子里与莲花对坐彼此心知肚明这沸腾的世界归于静谧

  像一盘棋始终没有下毕

  凿空

  捎一朵莲花开在肩上

  递一幅佛像挂在山上

  捧一盏灯台亮在晚上

  做一个儿子走在路上

  寄一只老鹰站在天上

  端一碗净水供在龛上

  打一把金锁扣在心上

  拼一腔热血活在世上

  鹰说

  群山如佛我骑着一阵风

  守住天空这一本经书

  以及书里的谶言爱流亡和秋天

  因为生命都在路上

  偶尔的雨滴

  白云的反射会让他们认出我并且知道了孤独

  并不是一件可耻的命运

  我在天空栽花

  用银河浇灌世上的张望

  大地起伏我点起太阳这一堆篝火

  我用月亮舀酒

  陪着普天下的爹娘村庄井水和洞房

  等待远去的儿子们策马归来痛哭一场

  我还要骑住一缕夕光

  像一介红衣僧侣安抚下旱獭牛羊毡帐

  好日子毕竟短暂

  每一碗饭其实都恩重如山

  在边疆在这悲痛的北方和平喘息

  铁骑叩门一些血腥的罂粟

  开始长驱直入

  于是我派遣了乌鸦马灯霹雳

  一路上拉响警报去追杀狼烟

  是的这就是一次死生

  我踩着天空的巨石

  为大家守住这最后的退路

  敦煌小夜曲

  ——献给常书鸿先生

  一

  骨哨声下,十指难忘。

  吹动。

  秋风吹动。

  一位裸露的飞天,静坐石窟。

  黄昏骑住鹰隼

  玉门关口,推开城门——

  那集市的篝火早已熄灭。

  那羊皮口袋里的婴儿已经长成。

  而游移的更夫像爱情的小马驹

  脊梁发光。

  二

  十万细沙,集体吹鸣。

  看看,像是麻脸的成吉思汗

  刀剑归仓。

  月光照临,这个青年。

  月光照临一个草原帝国。

  马头琴断

  一堆豹子,和一场悄然的质询尚未来到

  就在泉边,一只经卷的木箱敞开了歌谣——

  三

  “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

  四

  午夜的羔羊,犹如一个真理。他接下了牺牲的灯笼走向黎明。

  这是一个需要举意的时代。午夜的羔羊,怀揣了祭品和光荣——

  梦见刀刃

  梦见七枝饱满的青稞。

  以及月光大地,经幡浩荡。

  五

  风的深处谁人?在高声作答——

  “历史是民众进入了天命的工作,开始其历史的捐献。”

  六

  所有的指针都停在心上。所有凿试,所有的工匠都死里逃生。

  只有敦煌洞开。一千零一窟只向你颂扬。

  当弯曲的世代成为灰烬,当凛冽的诗行归于万籁的寂静——

  但大地依然美丽。

  七

  “说出你,最热烈的愿望吧。”

  羊脂灯下,这七印封严的书卷

  ——葬你于亲爱的北方

  ——葬你于月光

  ——葬你于故乡的敦煌

  海德格尔语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   站点地图
版权所有:甘肃省旅游发展委员会    中文域名:甘肃旅游.政务
政府网站标识码:6200000042    

公安网备号:甘公网安备 62000002000102号

    网站备案号:陇ICP备15001598
主办:甘肃省旅游发展委员会    承办:甘肃省旅游信息数据中心
建议使用 1280x1024 分辨率    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