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共服务 > 资料库

发挥历史文化资源优势 促进文化旅游融合发展——临夏历史文化资源暨旅游经济发展论坛发言摘登

发布时间: 2017-06-06 15:40:46   报送单位:甘肃省旅游信息数据中心   来源: 甘肃日报

  如何利用丰富的地方历史文化资源来发展旅游业,从而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是我省各地需要不断思索探究的命题。日前,素有“茶马互市”、西部“旱码头”和“河湟雄镇”之称的临夏市举办历史文化资源暨旅游经济发展论坛,邀请我省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为临夏市历史文化资源的保护传承、开发利用和临夏市经济社会发展把脉会诊、献计献策。现将部分与会专家学者的发言或文章摘登如下,以飨读者。

  关于临夏市申报历史文化名城的思考

  段小强

  临夏市历史悠久,遗存众多。如何全面梳理历史文化资源,并充分挖掘其价值与特色,是临夏市积极打造历史文化名城的核心所在。

  临夏市历史文化资源的分类

  史前遗存。以“马家窑文化”“齐家文化”“辛店文化”为代表的史前遗址星罗棋布。出土于临夏的“彩陶王”,代表着中国乃至世界彩陶艺术的巅峰。

  名人辈出。明朝大学士解缙、兵部尚书王竑、四川按察使马应龙等,其才华品格无不令世人敬仰;明朝朱贵,清朝妥得璘、马福禄,民国马麒等在维护祖国统一方面谱写了不朽篇章;晚清进士邓隆,民国时为甘肃省议会议员,西夏文研究富有成果;张质生留下几十卷优秀诗作文集,可谓陇上一代名儒。

  商贸重镇。临夏市自古以来就是商贾云集之地,汉时“羌中道”、南北朝时“吐谷浑路”、唐蕃古道、甘川古道均经过临夏。明代著名的四大茶马司之一河州茶马司就设在临夏市。丝绸之路南道开启了临夏与阿拉伯、中亚等国家和地区的友好交流与商贸往来,确立了临夏“西部旱码头”的地位。

  民俗风情。“八坊十三巷”古街区是临夏市穆斯林传统建筑和民族民俗文化的缩影。红园、东公馆、蝴蝶楼集中国近现代传统建筑艺术于一身。清真寺、拱北融回族砖雕、汉族木刻、藏族彩绘为一体,形成独特的艺术风格。临夏也是河州花儿和洮岷花儿的发源地,是名副其实的“中国花儿之乡”。

  革命故地。位于临夏市东郊公园的胡廷珍烈士塑像园和纪念馆,是为缅怀临夏人民忠诚的儿子、中国共产党在甘肃的早期领导人胡廷珍烈士而建。纪念馆生动详实地介绍了胡廷珍烈士光辉战斗的一生和可歌可泣的革命经历,对于铭记革命先烈事迹,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临夏市历史文化资源的价值与特色

  历史文化价值与特色的研究需涵盖城市不同历史时期的文化遗存,体现物质与非物质的文化内涵,囊括自然与人文的多样文化景观。同时,历史聚落等作为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重点,多样的物质文化遗存亦是历史文化价值与特色挖掘和梳理的重点所在。

  临夏市历史文化资源的价值可以提炼为六个方面:一是自然景观、人文传说交相辉映的华夏胜迹;二是史前时期的彩陶遗址、青铜遗存助推华夏文明起源研究;三是文风昌盛、名人辈出、爱国爱民的英才之乡;四是东西交流、货殖四方的商贸重镇;五是底蕴深厚、异彩纷呈的民族民俗风情;六是星火燎原、红色史迹典型的革命故地。

  临夏市历史文化资源可以凝练为特色鲜明的四大类:一是以旧石器、新石器时代古人类创造的石器、彩陶、玉器、青铜器为代表的华夏文明起源文化;二是以丝绸之路南道、唐蕃古道、茶马互市等为主要内容的丝绸之路文化;三是以东乡族、保安族、回族等主要民族及名人形成的,以“八坊十三巷”古街区,红园、东公馆、蝴蝶楼等近现代建筑,以“花儿”、砖雕、刻葫芦等非物质文化遗产为代表的多元民族文化;四是以胡廷珍烈士塑像园和纪念馆为代表的宣传革命先烈事迹,弘扬爱国主义精神的红色文化。临夏市历史文化资源的核心是多元民族文化。

  关于临夏市申报历史文化名城的建议

  临夏市在积极打造历史文化名城的过程中,不能局限于现有城市的行政区划范围,要把历史文化资源的梳理挖掘放大到整个市(城)域文化圈。

  成功申报历史文化名城并不仅仅是获得一个“荣誉称号”,更重要的是为了明确保护的责任。因此,临夏市在积极打造历史文化名城的同时,要处理好保护与发展的关系,既要使历史文化遗产得到很好的保护,又要使城市经济社会得到更好的发展,并不断改善居民工作和生活环境,促进城市的更加现代化。

  临夏市打造历史文化名城,一定要加大力度保护文物古迹和历史地段,保护和延续古城的传统格局和风貌特色,继承和发扬优秀历史文化传统。即不但要有单体的文物保护,还要有整体的街区或风貌的保护;不但要保护有形的建筑、街区等实体内容,还要保护无形的民间艺术、民俗精华等文化内容。

  当前,我国对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基本内容和基本框架,有了更加丰富的认识。一是文物古迹单位的保护包括历史建筑、尚未定级保护价值的文物古迹和近现代的代表建筑;二是历史文化街区和有传统风貌历史街巷的保护;三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可见,临夏市的历史文化资源与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内容相契合,今后应在政府的有效指导下,使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更好的保护与传承。

  在历史文化资源的展示和利用方面,必须要关注如何将历史文化资源与城市发展相结合。因此,对临夏市历史文化保护的核心范围——“八坊十三巷”古街区的保护,要遵从三项基本原则:一是要保存其真实的历史遗存和真实的历史信息;二是要提高老百姓的生活质量;三是要采取小规模渐进的方式进行改造和更新。另外,在具有革命意义的红色文化内容展示方面临夏市还比较单一,应进一步挖掘。

  总之,临夏市历史久远绵长,承载着极其丰富厚重的价值和文化内涵,无论自然禀赋,还是人文积淀,都使这座城市享有很高的盛誉和地位。只要进一步增强文化遗产保护意识,充分彰显多元民族等文化特色,正确处理保护与发展的关系,临夏市就一定能够成功申报历史文化名城。(作者系西北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院长、教授)

从区域文化看河湟重镇临夏市的历史文化地位

  杨文炯

  在中国多元一体文化的区域—民族的宏观格局中,河湟民族走廊是我国区域—民族文化体系中最重要的“几何中心”,是多元族群与文化多样性积淀最为深厚的独特的文化区。在此文化区,临夏市无疑是一个占有十分重要地位的历史文化名城。

  河湟民族走廊文化区的显著特征

  它是三大高原(黄土高原、青藏高原与蒙古高原)的交汇处,因此,河湟民族走廊的族群具有三大高原文化融合的人文特征。

  它是中国农耕经济文化区与高原游牧经济文化区的过渡、连接与交流的重要区域。这一区域以黄河为中轴,从西往东,依次是湟水、大通河、隆务河、大夏河、洮河、庄浪河等为主要支流形成的流域,河谷地带也是这一区域主要的农耕区,辅之以畜牧区。

  它是中国多元一体格局中历史上四大主要文化区的“中间—边缘区”或“中枢区”——东边的汉文化区、北边的蒙古文化区、西南边的藏文化区、西边的突厥语言文化区,而这个区域正是这些大文化区的结合部—汇集互融区。

  从“城市政治—市场功能与影响力”的历史与现实双向角度看,这一走廊是由兰州、西宁、临夏三个城市为犄角而构成区域的核心地点,是三大高原交汇的西北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也是西北地区城镇化程度最高的地区。

  它是中国历史上重要的民族走廊,北接河西民族走廊和长城民族走廊,南连藏彝民族走廊,唐蕃古道南进通西藏,青唐路西下新疆,进中亚,是联通国际社会的汇通之地,是沟通东西方的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

  河湟民族走廊是历史上两大经济类型—农耕经济与游牧经济之间商贸交流的主要地区,即茶马互市的中心,今天同样是中国西部铁路、航空运输的中心,是西部商品流通的枢纽。从社会文化变迁的角度看,这一地区是改革开放以来西北地区人口流动最频繁,经济发展最快、最有活力的地方,也是开发青藏高原最前沿的旱码头和沟通内地与新疆的重要桥梁。

  从族群角度看,河湟民族走廊从历史到现在始终是多元族群的混居地,现有临夏回族自治州以及9个民族自治县,是我国版图中民族区域自治最集中的地区,而且这些民族自治县本身又具有民族与宗教的多样性,诸如“卡力岗人”“托茂人”“家西番”等族群现象都成为这一走廊多元文化融合的突出表征。

  从区域政治的角度看,河湟民族走廊又是我国省级民族区域自治地方的核心连接地带:其东北是宁夏回族自治区,其北是内蒙古自治区,其西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其南是西藏自治区。

  河湟民族走廊积淀着深厚的多元宗教文化。一方面是有着丰富多彩且颇具生命力的民间信仰;另一方面是具有本土化特征的佛教、伊斯兰教、道教和基督教等,藏传佛教和伊斯兰教本土化的特征最为突出。同时,多元宗教文化又横切或贯通多元民族,形成了河湟民族走廊文化的表里结构,是中国文化多元一体格局的缩影和生动呈现。

  临夏市是河湟走廊历史至今三足鼎立的重要城市,处于经济、文化南来北往(河湟民族走廊—藏彝民族走廊)与东进西出(丝绸之路—唐蕃古道)的十字路口。一是地缘优势,历史上是东扼河陇,西控吐蕃、西域的战略要地,今天是治藏、兴藏的大通道和“大跳板”;二是经济地位,历史上是茶马贸易的中心,今天是“西部温州”和农耕与游牧经济区间的商品贸易交流中心;三是临夏是河湟民族走廊多元民族文化的汇聚之地与典型代表,它汇聚着中国传统文化的三大系统:以汉族为代表的儒释道文化,以藏族为代表的藏传佛教文化,以回族、东乡族等为代表的伊斯兰文化,三大文化系统在此交往交流交融,形成水乳交融、不同而和、中和位育的文化模式,是中国传统文化多元一体格局的缩影。

  建造具有地域民族文化特色的历史文化名城

  临夏积淀深厚的传统文化是打造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资源,也是承前启后发展的重要文化动力。临夏市要以文化自信实施文化立市、文化兴市、文化强市战略,打造深具地域民族文化特色与魅力的历史文化名城。

  要发挥两个优势,一是要充分发挥多元民族文化资源丰沛的优势,要善用民族文化优势立市、兴市、强市。二是要发挥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文化优势,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因此,民族文化优势与制度文化优势是临夏文化立市、兴市、强市的利器,是打造历史文化名城之集成性旅游资源体系的双支柱,是推动社会经济发展的双驱动轮。

  要发掘、创新极具中国地域、民族特色的丰富的文化资源,在国家实施“一带一路”战略背景和机遇下,地处丝绸之路要冲的临夏应该积极打开这个面向世界的中国民族文化的橱窗。

  积极开发清真饮食文化旅游资源。立足特色民族文化社区(诸如八坊十三巷),让游客在面对面的生活接触中感受、品味清真饮食文化(诸如鼓励民众开发社区中的家庭旅馆)。利用区位优势,借力丰富、热门的青藏高原藏族生态、人文旅游资源,积极打造宜休闲、宜美食、宜购物(民族特色旅游纪念品)的藏文化旅游的后方大本营。大力开发著名的彩陶文化的当代旅游资源。大力发展、弘扬临夏的红色文化,激励民族文化自信。进一步发掘作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花儿文化资源的现代价值。积极开拓临夏牡丹节文化市场;开发具有地域、民族文化特色的民间手工艺旅游纪念品。积极开发具有民族风格的、乡愁文化内涵的休闲旅游文化资源,诸如回族、东乡族、保安族等民族的乡村—家园式休闲旅游文化资源。(作者系兰州大学西北少数民族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博导)

文化变迁中的临夏砖雕艺术

  牛乐

  多元文化特质

  地处河湟民族走廊核心地带的临夏市是临夏砖雕艺术的发源地,这里装饰精美的宗教、民居建筑几乎成为一座座砖雕艺术的博物馆,可以更加形象地说,临夏市是一座用青砖雕刻的城市。

  一种文化的产生与发展必然有其源与流,这种源与流的汇聚不止发生在历史的某一时段,而是一种持续发生的现象。就临夏砖雕而言,不同历史时期多地域、多民族文化基因均构成了其源与流。元、明、清时期,随着多次大范围的民族迁徙,来自多地域、多民族的手工艺传统传入了河湟地区。在这种历史文化背景中,原生于内地的建筑砖雕以其文质与儒雅的气息,低调奢华的外观备受河湟民间人士青睐,使砖雕作为一种技艺、行业甚至具有地标性质的文化符号在河湟地区生根。

  早期的临夏砖雕曾有“回族砖雕”之称,这一称呼有其深刻的原因,直至20世纪末,回族人仍旧是从事砖雕行业的主体人群,而临夏砖雕不雕刻人物形象的习俗亦可以证明其与伊斯兰文化密切的关联。从历史情况来看,在河湟地区的多民族文化圈中,穆斯林民族的商业文化传统成为河湟各民族之间有效的经济和文化中介,并且以其浓厚的域外文化基因拓展了河湟民族文化的丰富性与空间维度。

  此外,明清以来在河湟地区建立了广泛群众基础的伊斯兰苏菲主义宗教文化对于临夏砖雕的形成构成了更直接的影响。从现象上看,苏菲派的文化包容性十分成功地融合了汉文化的文道之气以及民俗文化传统,而苏菲派门宦营建的清真寺、拱北建筑则成为河湟地区多民族手工艺文化集中呈现的场所,这种多元交融的装饰传统也同时影响了河湟地区其他民族的建筑装饰风格,对于整个河湟地区多民族艺术文化的交流与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地域文化精神

  清末至民国初期是河湟地区近代多民族文化圈的形成时期,以多元的宗教文化、人文文化为载体的河湟文化体系开始形成,这种多元文化体系对于河湟多民族文化的现代化进程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就临夏砖雕而言,完善的雕刻技巧、创新的风格以及不断涌现的优秀匠师共同使临夏砖雕摆脱了内地砖雕的影子,发展成一种具有地域独特性的、成熟的、体系化的民间工艺形式,正是这些特点最终使临夏砖雕闻名遐迩。

  与清代砖雕相比,民国时期的临夏砖雕则呈现出更多的生活气息,姿态万千的花卉与琳琅满目的博古图像逐渐成为砖雕题材的主流,尽管内涵仍旧脱离不了民俗吉祥文化的寓意,但其生动与成熟的造型艺术风貌已远非清代砖雕可比。从时代背景来看,日渐频繁的地域文化交流对砖雕风格的演变起到了直接的推动作用,这种交流不仅使近代的木雕、玉雕玲珑繁复的造型技艺被移植到砖雕上,亦使沿海发达地区流行的巴洛克、洛可可风格的建筑装饰元素渗透到临夏砖雕艺术之中,这些西方文化元素不仅带来了创新的纹饰和构图,也带来了造型技巧上的写实化倾向,这些特征与传承已久的中国民间造型体系相融合,产生了一种新颖独特的艺术效果,反映在砖雕作品上,写实性的高浮雕逐渐成为主流。

  此后,牡丹、葡萄、博古成为临夏砖雕的“三绝”。

  文化变迁中的传承与发展

  在河湟地区,尽管艺术的需求者有民族宗教之别,但是其持有者和创造者却常常超越民族和宗教的界限。在各民族手工艺人共同营造的地域文化景观中,不同的文化习俗、价值判断、审美情趣日益被各民族相互认同,原本封闭的工匠群体和技术体系被突破,多元的非物质文化传统在不同的族群间漂移。自此,回族的砖雕,汉族的木雕,藏族的彩绘成了河湟民间对于河湟手工艺群体最普遍的认知。

  21世纪以来,随着地方经济的迅速发展,砖雕开始成为临夏地区重要的经济支柱产业和文化输出产品,而砖雕行业的组织、生产、经营方式也随之发生了巨变。基于日益扩大的市场需求,砖雕的生产开始大量使用电动工具,并且由于创作大型作品的需要而开始使用流水线作业,这些改进不但使生产效率获得了很大提高,也使临夏砖雕的生产与创作的系统化能力得到了长足的进步。与此同时,从业群体的格局也在不断演变。近年来,由于回族商业文化的复兴,继续从事手工艺的回族艺人越来越少,汉族匠师的比例则越来越高,但是这种情形并没有导致临夏砖雕文化的断代或缺失,反而使其获得了更大的发展。当代临夏砖雕的名作大多出自汉族艺人之手,这种现象既表现出文化基因跨民族传承的可能性,亦体现出民族传统文化强大的生命力和自适应发展能力。

  近年来,临夏砖雕的工艺手法和艺术趣味也发生了相应的改变,更富立体感的、多层次的透雕技法开始成为主流。相对于清末和民国时期较为扁平的雕刻技法和疏密有致的文人画构图,当代的临夏砖雕开始呈现出一种繁密的、不留空白的装饰风格。从文化视角来看,风格、图案的变化不只是一种艺术形式外在的演进特征,作为文化精神的物化,艺术风格的改变始终映射了生产技术的进步以及文化整体格局的变迁。

  在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所有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都有被文本约定的内涵与形式,但是在现实中,一种文化传统的产生却常常超越这些规约性,是多地域、多民族文化交流与共创的成果,砖雕文化在地域、族群间漂移和传承的历史形象地体现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深刻内涵。(作者系西北民族大学教授、西北民族民间美术研究所所长)

进一步发掘历史文化资源

  马自祥

  临夏河州牡丹文化节至今已举办了两届,亮点很多。名家书画邀请展,西北花儿名家演唱会,民俗文化体验,专业文艺团体展演以及学术会议研讨等各种活动穿插其中,满足了不同群众不同游客的兴趣爱好,为各族群众提供了实现自身的美学理想或进行人际交流的文化空间。这种节庆既是民间文艺的大观园,又是文化形式的博览会,对临夏的知名度和旅游发展注入了新的力量。

  临夏的文化资源旅游资源可发掘可升值的潜力很大,比如河州的贤孝,回族的花儿、宴席曲、砖雕、刻葫芦、泥塑、刺绣等等,都具有独特的代表性。这些优势可以进一步激励旅游的开发升值。要培养建立富有特色的景观文化,形成文化与经济的互动,文化与旅游的互动,传统与现代化的互动,事业与产业的互动。

  临夏在历史人文,历史地理方面还应该进一步发掘,在努力突显民族文化特色的基础上,要注重发掘本地的地域特色与历史人文地理文化。比如三国文化、西秦文化等等。三国时期建安十九年,曹操派夏侯渊在枹罕古城,即现在的临夏市,率大军征灭了宋建在临夏所建立的“河首平汉王”割据政权,这也是“河首之州”河州最早的称谓。魏晋南北朝,五胡十六国时期,西秦崛起,乞伏鲜卑所建立的西秦国立国46年,他的第三代君王乞伏炽磐在临夏市迁都城,作为国都,在临夏励精图治,精心营造了19年,而这19年正是西秦国最鼎盛时期,尤其是乞伏炽磐在位时候,开掘炳灵石窟,修建黄河第一桥,并在开疆拓土、戈矛叱咤的烽火中,从各地迁徙人口达五次三四十万之多,在民族交往民族交融的过程中,乞伏鲜卑也融入到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历史大格局中。“阿干歌”最早是鲜卑族的民歌,写的就是西秦国在临夏的19年,从兴盛到灭亡的过程,“阿干歌”在流传的过程中,经过多民族的传唱流播,最终形成了河州花儿。

  今天我们要打造历史文化名城,就要补缺拾遗,把我们某些历史上有价值的东西发掘出来,以史为镜。历史文化名城,需要有历史博大精深的古迹、文物、名胜、传说、故事、人物、典籍来支撑。临夏的历史典故很多,有些已经发掘抢救保护了,而且已经做得很好,比如八坊十三巷、王尚书墓、民俗博物馆等等,但可开掘可升值的东西还有很多,还应该再努力。(作者系西北民族大学教授)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   站点地图
版权所有:甘肃省旅游发展委员会    中文域名:甘肃旅游.政务
政府网站标识码:6200000042    

公安网备号:甘公网安备 62000002000102号

    网站备案号:陇ICP备15001598
主办:甘肃省旅游发展委员会    承办:甘肃省旅游信息数据中心
建议使用 1280x1024 分辨率    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