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共服务 > 资料库

【甘肃史话】她从远古走来——聆听甘肃历史的足音

发布时间: 2018-03-12 15:20:17   报送单位:甘肃省旅游信息数据中心   来源: 甘肃日报

  历史,是人类社会进化的过程。历史承载着文化信息,文化引领着历史前行。

  甘肃是华夏文明重要发祥地。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先民们在这块热土上繁衍生息,创造了丰富多彩、灿烂辉煌的历史文化,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伏羲、女娲和黄帝相传均诞生于甘肃。周人崛起于庆阳,秦人肇基于天水,汉代的开边政策和张骞出使西域开拓了闻名后世的丝绸之路。隋唐时期,甘肃成为我国联系西域各国和中亚、西亚及欧洲的重要通道。那时,整个河陇地区农桑繁盛、士民殷富,《资治通鉴》曾记载:“天下称富庶者,无如陇右”。沧海桑田,随着海路开通,全国政治经济文化重心东移南迁,特别是由于气候和生态环境的变迁,陇原大地曾经的辉煌不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揭开了甘肃历史的新纪元。进入21世纪,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甘肃正面临着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在古丝绸之路上,甘肃人民正在书写着新的历史辉煌。

  甘肃丰厚的历史积淀,是华夏文明的根脉。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征程上,这是我们生生不息的精神动力。  

  溯源甘肃

  位于青藏高原、蒙新高原和黄土高原交界处的甘肃大地,形如横卧祖国西北的一柄如意,中间细长似如意之柄,柄之两端一头连着关中,一头连着新疆。42万多平方公里多姿多彩的土地,养育了今天2600多万甘肃各族人民。

  一

  “人猿相揖别,有几个石头磨过。”回望遥远的过去,我们能听到旧石器时代甘肃大地上先民们打击石器的咣咣声。甘肃是发现中国第一块旧石器的地方。截至目前,从陇东黄土高原到河西走廊,共发现旧石器时代早、中、晚各期遗址21处。至少在20万年以前,甘肃的远古居民就以他们原始的生活方式走过了漫长的历史时段。

  新石器时代的遗址遍布甘肃全境,从10000年以前到5000年以前,甘肃的大地湾文化(一期)、仰韶文化、马家窑文化、早期齐家文化不仅是时间上的序列,也是空间上的分布。他们向文明走来,矗立了一个个历史丰碑。绚丽多姿的彩陶艺术可同西亚的耶莫有陶文化和哈苏纳彩陶文化相呼应;黍和油菜、小麦、大麻等农作物标本显示了农耕定居是当时的主要生活方式,其中的炭化小麦,最早可能从西亚传到了甘肃;大地湾的房屋建筑是当时的人们告别地穴式走向地面建筑的标志,其中的殿堂式遗址更是人们聚散议事的地方;东乡林家马家窑文化中出现的铜刀,是中国的第一件青铜器。如果说中华文明的起源是满天星斗,众流归一,那么甘肃远古文化无疑为华夏文明的形成注入了自己的特色。毫不夸张地说,当时生活在黄土高原上的先民已经看到了人类文明的曙光。

  二

  进入青铜时代,甘肃境内发现的齐家文化、四坝文化、辛店文化、寺洼文化和沙井文化等,都是极富特色的地域性文化,时代大致与中原的夏商周时期相仿,从4000年到2500年前的春秋末期。齐家文化中出现的马匹可能传自中亚而又传到了中原,说明早在齐家文化时期,甘肃大地就已是东西方文化交流的通道;沙井文化主要分布在河西地区,可能与月氏有关。这都说明早在青铜时代,甘肃各地就已是不同部族、不同生活方式的人们和谐共处的时代。

  在此期间,陇东和天水则是周人和秦人的发祥地。据《史记》的记载:周先人后稷名弃,从小喜欢农耕稼穑,“其游戏,好种麻菽,麻菽美。及为成人,遂好耕农,相地之宜,宜谷者稼穑焉,民皆法则之。帝尧闻之,举弃为农师,天下得其利,有功。……后稷卒,子不窋立。不窋末年,夏后氏政衰,去稷不务。不窋以失其官而奔戎狄之间。”到了不窋之孙公刘时,“虽在戎狄之间,复修后稷之业,务耕种,行地宜,自漆、沮度渭,取材用,行者有资,居者有畜积,民赖其庆。百姓怀之,多徙而保归焉,周道之兴自此始。”上述所谓的“戎狄之间”,即今甘肃的庆阳一带。所以甘肃陇东地区不仅是周人的发祥地,还是农耕文化的推广和示范区。秦先人非子“居犬丘,好马及畜,善养息之。犬丘人言之周孝王,孝王召使主马于汧渭之间,马大蕃息。”犬丘之地,即今甘肃礼县一带。秦穆公时“益国十二,开地千里,遂霸西戎,”秦人在甘肃得到发展壮大,后来从甘肃出发,一路东进,最后在秦始皇时吞灭六国,一统天下。秦始皇废除分封制而实行的郡县制,早在秦武公十年(公元前688年)就有了雏形。“伐邽、冀戎,初县之”,就在天水麦积区和甘谷一带。这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县的行政区设置,2700年来,相沿不改。

  三

  两汉400多年,河西地区成为联接西域的纽带和桥梁,是丝绸之路的交通孔道。汉武帝派张骞出使,凿空西域,实现了汉帝国同中亚西亚地区的直接交流;驱逐匈奴,开疆拓土,设四郡,据两关,使河西地区成为深入西域的桥头阵地;出兵西域,远征大宛,军事外交并用,保障了两汉丝绸之路的畅通。当时的盛况是:“立屯田于膏腴之野,列邮置于要害之路。驰命走驿,不绝于时月。商胡贩客,日款于塞下。”甘肃1600多公里的交通孔道,沿线地区不仅为丝绸之路的繁荣作出了贡献,也深为中西经济文化交流的辐射所影响。河西地区一片片绿洲的开发不仅推广了先进的代田法,而且西域的各种物种也找到了适宜的土壤。连片的绿洲农业连接到西域,使汉武帝“广地万里,重九译,致殊俗,威德遍于四海”的战略思想有了经济上的基础;“凉州畜牧天下饶”受惠于河西地区此前长期的畜牧业发展。尤其是马匹的孳养,敦煌渥洼池的天马、西域的汗血马不仅是天子的爱物,也是军事国防的重要支柱;佛教的东来,儒学的西进,在甘肃地区都留下了既深且广的影响。

  四

  魏晋南北朝时期,从221年曹丕称帝到589年隋文帝统一南北共369年。三国时期,甘肃东部是曹魏和蜀汉的用兵之地。诸葛亮痛失街亭,挥泪斩马谡;木牛流马,六出祁山,最后“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在甘肃陇南、天水一带写下了可歌可泣被后人长期传颂的历史篇章。西晋王朝比较短暂,在西晋后期混乱之际,前凉创建者张轨就看到了“秦川中,血没腕,惟有凉州倚柱观”的形势,开始谋求退保河西,自谋发展。东晋十六国时期,北方的十六国中,三秦、五凉、前赵以及陇南山中的仇池都曾先后或分别占有过甘肃的大部或部分之地。尽管是战乱纷仍,杀伐争斗,但每个割据政权都曾为自己的存在而创造过局部地区的相对安定和经济的发展。尤其是五凉政权,特殊的地缘环境使得他们更有条件创造一种相对封闭而自给自足的社会环境。史书记载张氏统治下的前凉政权“内抚遗黎,外攘逋寇,世既绵远,国亦完富。”所以“凉州自张氏以来,号为多士”“凉州自张轨后世信佛教”等的记载史不绝书。

  在这一时期的中西文化交流上,佛教的发展是最引人注目的现象。西域高僧鸠摩罗什被前秦大将吕光带回河西,淝水之战后前秦灭亡,吕光在姑臧建立了后凉政权。尊奉鸠氏在姑臧译经授徒,对河西佛教深有影响。后来到长安,鸠摩罗什又被后秦姚氏奉为国师,译经传道,为佛教的传播作出了贡献。及至北魏,甘肃地区在这一时期开凿的敦煌莫高窟、永靖炳灵寺、天水麦积山石窟等已被今人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五

  隋唐五代时期,从581年隋文帝杨坚接受北周静帝禅让而称帝,到960年赵匡胤黄袍加身,共380年。隋朝虽然短暂,但在经营河西方面,有过重大举措。隋炀帝时派大臣裴矩在张掖主管西域互市,采访西域政教、风俗、山川、交通、物产等,著《西域图记》三卷,详叙西域44国情况上奏朝廷,成为隋王朝西域政策的依据。特别是说动隋炀帝率朝廷大臣亲到张掖。而高昌麴伯雅、伊吾吐屯设率西域二十七前来朝贺。这是中国几千年来皇帝巡幸张掖唯一一次。盛况空前,影响深远,大大紧密了隋朝与西域的来往关系。唐朝是继汉朝以后的强盛帝国,贞观到开元年间,其国势发展到了顶峰。当时的情况是“自安远门西尽唐境万二千里,闾阎相望,桑麻翳野,天下称富庶者无如陇右。”丝绸之路的繁荣达到了空前盛况。唐蕃古道此时达到了鼎盛。755年“安史之乱”后,唐朝势力衰弱,控制青海地区的吐蕃占据了河陇地区,甘肃大部地区进入吐蕃近百年的统治。848年张议潮发动起义,收回河陇11州地区,建立了归义军政权。五代时期,虽历史短暂,但也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

  六

  从960年到1368年的400多年中,是宋夏金元时期。这个时期的甘肃比十六国时期还要热闹纷繁。敦煌曹义金的归义军政权还在继续(直至1036年),甘州回鹘和沙州回鹘也先后建立了自己的政权,地处武威西南的六谷吐蕃在西凉府建立了吐蕃政权。党项人李元昊在1038年建立了西夏政权。宋夏对峙之时,北边河西地区、兰州以北,宁夏陕北尽为西夏,南边兰州以南天水、陇东为北宋之地。南宋时期,甘肃一分为三,分别为西夏、金、南宋所占有。后来元蒙势力崛起统一全国,建立行省制度。现在的甘肃东部属陕西行省,河西走廊为甘肃行省。元蒙在西北建立的窝阔台汗国、察合台汗国、伊利汗国和钦察汗国等四大汗国,囊括了中亚、西亚和欧洲腹地。为军事需要而建立的军台、驿站和急递铺从大都一直延伸到地中海和波斯高原,四通八达,畅行无阻。所以元朝的中西交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其自身的特色。就甘肃的地理位置而言,当时已不再是边疆而成了腹地。意大利人马可波罗的《游记》记载了河西走廊的风土人情,反映了当时河西地区相对稳定的社会生活。1247年,元蒙宗王阔端代表蒙古汗庭同西藏高僧萨班在凉州会盟,达成了西藏归属元王朝的协议,开启了西藏地方归属中央,同中央王朝保持一体的先河,也使“凉州会盟”因此而载入史册。

  七

  从1368年到1911年是中国历史的明清时期。明朝276年,清朝268年,共544年。明代的势力相对较弱,嘉峪关外弃之不守。虽有关西七卫,也只是羁縻而已。

  由于长期同北方鞑靼部落发生战争,在河西地区设立甘肃行都指挥使司,并大规模修筑长城(边墙),至今屹立在甘肃境内的明长城有1738公里,居全国之首。满清改卫所为州县,全国设十八行省,宁夏、西宁及新疆迪化以东统属甘肃,陕甘总督驻节兰州,控驭整个西北地区,战略地位极其重要。近代以来,甘肃社会亦染上了半封建半殖民地的色彩,武威人牛鉴以两江总督身份参与了“南京条约”的签字,给家乡人民带来的是既荣耀又耻辱的感觉。晚清名臣左宗棠总督陕甘时,发展生产,整顿吏治,创办了兰州织呢局和兰州机器制造局,是甘肃近代工业的开端。他收复新疆,将新疆建成行省,维护了西北领土的完整。所谓“大将征边仍未还,湖湘子弟满天山,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就是其真实写照。

  辛亥革命以后,甘肃进入北洋军阀和国民党统治时期。国民党要员邵力子、朱绍良、于学忠、贺耀祖、谷正伦、郭寄峤等先后主政甘肃。“西安事变”时,甘肃省政府主席于学忠不仅与西安方面同声气、共进退,而且穿梭于兰州和西安之间,为响应中国共产党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主张做了积极工作。抗战时期国共合作阶段,兰州八路军办事处中共代表谢觉哉同贺耀祖保持了良好关系,为共同发动甘肃民众积极投入全民抗战做了大量工作。当时的甘肃作为抗战后方基地,一些工业得到快速发展,甘新公路畅通,苏联援华物资通过甘肃运往前线。玉门油矿所产石油成为支援前线的重要物资。特别是以南梁为中心的陇东革命根据地和陕北革命根据地合并形成的西北革命根据地在土地革命战争后期硕果仅存,成为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后党中央的落脚点和中国革命的大本营,为抗战的胜利和全国解放,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夺取全面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

  日月经天,江河坐地。生活在甘肃这块土地上的各族人民从远古走到今天,所创造的历史文化汇入了中华文明和人类文明的滚滚巨流。现在和将来,她们仍将关注世界,仰望星空,脚踏实地创造出不愧于时代的辉煌。(作者:甘肃日报特约撰稿人 郝树声 作者系甘肃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甘肃省政府参事)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   站点地图
版权所有:甘肃省旅游发展委员会    中文域名:甘肃旅游.政务
政府网站标识码:6200000042    

公安网备号:甘公网安备 62000002000102号

    网站备案号:陇ICP备15001598
主办:甘肃省旅游发展委员会    承办:甘肃省旅游信息数据中心
建议使用 1280x1024 分辨率    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