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公众互动 > 在线访谈

主题公园如何应对迪士尼来了

发布时间: 2016-08-23 18:11:17   报送单位:甘肃旅游信息中心   来源: 中国旅游报

        对话嘉宾:

赵小兵 北京欢乐谷总经理

  周旭东 开封清明上河园总经理

  

蔡 红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

高舜礼 中国旅游报社社长


  主持人:陈富钢 中国旅游报经济编辑部主任
  话题1:狼真的来了吗
  主持人:中国内地第一座、全球第六座迪士尼乐园——上海迪士尼乐园6月16日开门迎客,这是中国迄今规模最大的现代服务业中外合作项目之一,位于上海国际旅游度假区核心区,投资规模约340亿元。上海迪士尼从项目选址、开工建设、试运营到正式营业,吸引了社会各界关注,迪士尼其成熟的边建设、边“吊胃口”的渐进式营销方式,向国内主题公园同行发出了“狼来了”的挑战。
  美国华特·迪士尼公司日前发布的今年第三财季报告中直言,上海迪士尼较高的前期投入以及不足的游客量,是造成国际业务板块业绩低迷的原因之一。
  市场对上海迪士尼的反应是多面的:多数认为其从建设到运营都是国际水准的,很值得国内同行学习;但也有不少游客反映了迪士尼纪念品贵、餐饮贵等问题。对此应该怎样看?
  赵小兵:迪士尼肯定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很多年以前,华侨城集团就决心以一种开放的心态迎接迪士尼。华侨城欢迎迪士尼,决心迎接新挑战。
  实际上,早在2005年,华侨城和欢乐谷就经历过香港迪士尼的挑战,当时我在深圳欢乐谷任职。我个人认为对此不要太过恐惧或惊慌,其实没有关系的,只是市场蛋糕做大了。2005年9月香港迪士尼开业,当年深圳欢乐谷的增长同比超过了20%。对于像欢乐谷这样的主题公园来说,或者对于国内各种主题公园来说,最关键的还是市场定位。
  迪士尼的宣传口号是“做梦,梦想成真的地方”;而欢乐谷的宣传口号是“当下与未来”,也就是都市娱乐的概念,是一个让各界人士能够释放的场所。各自的市场定位不同。
  此外,我认为,应该给迪士尼一点时间。刚刚开业,迪士尼面临与消费者的磨合、员工与设备的磨合、设备本身的磨合等问题,还要适应当地的环境,产生一些令消费者不太满意的地方是难免的。消费者大老远去了,支出是从一出家门就产生了的,如果产品低于消费者的期望值,被吐槽就是难免的。深圳欢乐谷是全国第一家欢乐谷,至北京欢乐谷开业经过了5年时间,才基本成为一个优质的主题公园。主题公园在发展上有一个“135工程”,也就是1年磨合、3年落地、5年才能成为一个品牌。而且据我了解,迪士尼的定位就是中产阶级,也就是我们说的中等收入阶层,所以它的门票价格、餐饮价格都偏高。
  我去过上海迪士尼,体验过它的产品。说句实在话,投资340亿元建设,中国本土的主题公园是做不到的。因为投资额不在同一个量级上,所以经营压力和成本是不一样的。上海迪士尼在建时,我曾经进入园区参观过,真的是不计成本。
  北京欢乐谷今年投资8亿元开始建设四期。现在北京欢乐谷一年的入园游客量大约为364万人次,营业额5.5亿元,从投入产出的角度来看,还是不错的。欢乐谷经营这么多年,在全国开了6家,我觉得最大的特点是贴近老百姓,从门票价格到消费产品都是这样。
  华侨城集团从一开始做主题公园,一直坚持让主要管理层放开眼界到世界上看一看,每年我们都要进行这个行业的观摩、学习、借鉴。华侨城集团30年在主题公园行业的辉煌,与这一点是分不开的。我们从引进、吸收到消化,最后到自产自建,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产品策划中心,也研究高科技类主题公园设施,可以说整个生产要素和产业链条基本上比较健全了。
  华侨城集团是央企,有相关的规则和投入、产出要求,所以在很多方面跟迪士尼没法比较。作为一位从业者,我们当然很希望能与迪士尼在平等条件下进行竞争;但从另一方面来说,我们也并不担心,而且比较乐观,就是欢迎迪士尼来。迪士尼肯定会拉高这个行业的竞争水平,进而促进这个行业的整体进步和发展。
  周旭东:清明上河园从一开始,提出的口号就是“远学迪士尼,近学华侨城”。主要是学习经营模式。香港迪士尼开业后我们全体中层都去了。迪士尼带来很多国际管理经验,包括主题公园运营模式、产业化的路径等,特点就是科技含量高、投资大、成本高。但迪士尼来到一个
  新地方,可能存在水土不服的问题,欧洲的迪士尼效益就一直不太好,效益最好的是东京迪士尼。但东京迪士尼属于版权输出,迪士尼公司每年只能拿版权费,对于这一点他们是很后悔的。
  为什么迪士尼一进入中国内地就选择落户上海,而不是别的地方?因为华东是中国最富裕的地区,已经进入后工业化社会。华东及周边的客源可以支撑一个迪士尼,周边300公里以内的人口超过3亿,这些迪士尼都经过论证。但即使如此,迪士尼还要经过中国市场的考验,因为现在与过去不同了,中国人不是没见过世面、什么都没玩过。中国内地有欢乐谷,香港也有海洋公园这种很成功的主题公园。所以迪士尼走的高消费路线,还要经过中国市场的考验。
  迪士尼进入香港后,许多人认为海洋公园不行了,但结果是海洋公园的经营效益反而比过去好了,盈利水平也比以前高了,就是因为整个市场被带动起来了,蛋糕做大了。
  蔡红:香港迪士尼是全球第五家迪士尼,也是最迷你的一家。开始筹建的时候,我曾经重点关注过。2007年,我去了一次,感觉比较精致和精细,游客从坐上迪士尼专线轨道列车开始,就完全进入了迪士尼的世界。
  如果把迪士尼作为一个案例进行研究和分析,其服务精髓、对员工的培训,都很值得学习。比如迪士尼会定期培训员工了解各种高档照相机的性能,因为员工有可能被游客要求为其拍照。此外,迪士尼在选拔工作人员时,会注重到多元文化群体的要求,包括对语言方面的要求。
  2013年年底,我随中国国土经济学会考察过在建的上海国际旅游度假区。进入度假区的核心——迪士尼乐园工地后,感觉规模并不很大,至少没有想象的那样大。其中印象最深刻的一点是,地面的建筑很少,很多项目几乎都处于打地基阶段。上海迪士尼负责人说,建设速度慢是因为迪士尼对于整体工程以安全和质量为核心,制作非常精细,很多工作隐藏在地下,水、暖、电、气等地下管线的设计和建设是工程项目的重点,两到三年的时间都在做地下工作,包括如何应对各种地质条件、综合考量各种地质条件对主体建筑产生的影响等。
  在这些方面,国内主题公园的确没办法做到。国内的国企或央企有各种经营指标的限定,无法做到像迪士尼一样的精准和精细,但迪士尼的这种做法无疑是值得肯定的。
  即使在美国,迪士尼也不是所有人群都能够去消费的,许多美国人都没有去过迪士尼。所以中国消费者吐槽迪士尼的纪念品贵、餐饮贵,我认为这个问题要从多方面来看。即使在国内的很多景区,旅游纪念品、食品和餐饮也是比较贵的,而且迪士尼本身是全球主题公园的一个标志,即使贵许多,消费者也还是要去消费、去体验。迪士尼的酒店房价通常要上千元,但有些家庭为了孩子也一定要去体验在园区里面住一晚的感受,而且二次进园的感觉确实比较好,因为比一般游客入园早,所以能够有一些不同的体验,享受度假的愉悦。
  我还是比较看好迪士尼在中国的发展的,因为迪士尼有非常强大的文化软实力的支撑。迪士尼的梦幻工程师就有1500名,负责创意、设计迪士尼产品。2015年,迪士尼等公司又拿出6500万美元投资了一家美国硅谷的虚拟现实创业公司,就是因为其比较注重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做技术和人才的储备。
  高舜礼:我觉得上海迪士尼开业后的社会反响和市场反应,并没有出乎意料,这与迪士尼所做的周密应对预案有关,包括其对媒体的把握、对接待服务的把握都非常熟练。此外,从整体上看,正面反应占
  话题2:学习与借鉴
  了主流。上海迪士尼的设计理念、工程建设、服务保障、运营管理等,都体现了“精心”二字,媒体报道也大多谈到了精益求精的施工、人性化的细微服务、中国文化元素的展现等。这些方面不仅主题公园行业值得借鉴,其他如旅游小镇的建设、景区景点的开发等,都可以学习和借鉴。
  上海迪士尼开业后,国际品牌的锋芒还是显露出来了。迪士尼作为国际大牌,在很多方面的领先优势还是很明显的,这需要业界长期体会、观察和领悟。
  比如,前些天一些媒体报道说,上海迪士尼开业不久就关闭了几个馆,在回复媒体的询问时很谨慎,没有透露丝毫的内部原因,说明其应对舆情还是有一套章法的。有些游客反映上海迪士尼的纪念品贵、餐饮贵,我觉得这一方面可能与成本有关,另外就是迪士尼到底是国际大牌,有品牌溢价的因素,可能还与其营销策略有关。至于是不是一直贵下去,就要看迪士尼和市场的博弈了。麦当劳、肯德基等洋快餐刚刚进入中国时,给人的感觉也比较贵,但现在已经和国内快餐的价格差不多了。高铁站、飞机场的商品价格,可能都会有这样一个过程。
  主持人:迪士尼的软实力肯定是很强的,但是本土品牌欢乐谷和清明上河园等,也经营了这么多年,有自己的经验。那么,与迪士尼相比较,国内主题公园应该学习和借鉴什么,应该如何转型升级?
  周旭东:中国主题公园发展的路径基本是这样的:1.0版拼设备、拼营销;2.0版拼技术、拼规模,投资越来越大;现在开始转向3.0版,拼文化、拼创新。国内主题公园行业需要向迪士尼学习的地方有很多,除了精细化管理、游客至上的理念之外,那种大投入、形成产业链、梦幻世界的打造等,都是世界水准的。这些方面,迪士尼是鼻祖。
  同时我们要看到,国内主题公园行业有自己的优势和内涵。中国文化具有唯一性,通过高科技来包装文化项目,一定可以让中国制造的主题公园产品占领市场,对于这一点我们是有信心的,但前提是一定要转型升级、要提高品质。
  河南开封清明上河园主要是再现《清明上河图》情景做的一个主题公园,没有任何娱乐设备,总投资不到3亿元,而且还是滚动投资。建设清明上河园磕磕绊绊五六年,可以说经历了漫长的过程。清明上河园的主题是中国的宋文化,经营模式和运作方式借鉴了主题公园。去年,清明上河园接待游客256万人次,收入2.6亿元,净利润1.1亿元。开封是一个四线城市,以区域市场为主,这样的经营业绩创造了中西部主题公园收入和盈利点的奇迹。清明上河园的主要经验是不断精品化,服务不断精细化,文化不断创新拓展。
  中国的宋文化虽然辉煌,但因为各种原因,今天能触摸的东西、能看到的东西已经很少了。以前,清明上河园里都是一些小演出,比如王员外招婿、大宋科举等,但近几年开始进入演艺大型化过程。2008年推出实景演出《大宋东京梦华》,现在其对经营的贡献已经达到1/5了。去年晚会净利润达到1800万元,今年预计突破2000万元。去年我们参观环球影城后受到启发,园中的演艺采用了很多电影手段。清明上河园这种主题公园非常适合类似的表演,但要紧扣宋文化来做,不能脱离。
  宋代有很多故事可以呈现,比如刘兰芳讲了几十年的《说岳全传》里有一段非常精彩,叫岳飞枪挑小梁王。我们投资四五百万元,用电影手段来再现。现在清明上河园已经是中国马战里使用技术最多的,水炮、气箭等各种影视效果,而且故事非常好,20分钟,每天上午下午各两场。此外,清明上河园挖掘历史题材,再现大宋东京保卫战,光烟效一年就要花费上百万元。清明上河园还把汴河漕运变成了包公巡游汴河漕运,人物也有了,有20多只船。演艺大型化一下子支撑了市场,增加了核心吸引力。这些文化是中国独有的,尽管可能借鉴了迪士尼的运营手段等,但内容和文化是中国的。
  清明上河园正在开发三期,预计投入5亿元,完成宋文化的IP。在此过程中,我们一直在想:历史文化景区总是不温不火,原因是有说头没看头、有看头没玩头,我们的痛点在这儿。因此,清明上河园的三期会大胆建设高科技动漫区。此外,只有实景演出还不行,还要做一个高科技的室内剧场,演员有七八十人,真正的演员和虚拟人物分不清真假。还要做一个机器人餐厅,叫勾栏瓦舍,这个区域的目标主要吸引年轻人。清明上河园要做的是:让宋文化可以用高科技去表现、去触摸、去感受,而且还有刺激性。迪士尼来了,国内主题公园要进一步转型、提升,完善全产业链。清明上河园的目标是要建成中部地区宋文化旅游目的地。
  一方面,迪士尼来了逼着我们转型,因为消费频率提高了。另一方面我们有自己的文化优势,通过不断提升景观的精品化和服务,真正让游客玩得放心、玩得舒心、玩得开心。
  蔡红:主题公园产品是有生命周期的。从开始的导入期、成长期,到成熟期和衰退期,是一个非常正常的过程。通过不断地投入和创新,提升科技含量,挖掘文化内涵,可以延长产品的生命周期,形成成长之中的成熟、成熟之中的成长。应该说现在整个国内的旅游消费本身就到了升级阶段。
  国内主题公园有自己的传统文化优势,其实迪士尼在这方面也做得很好。美国的历史虽然不长,但是迪士尼能够把一些非常正能量的元素、一些美国文化中最精髓的部分,通过自己的产品设计传递出来。
  赵小兵:华侨城集团30年的主业一直是旅游,除了专业竞争之外,也不断进行积累和总结。不仅是迪士尼,4年后环球影城也将落地北京通州区,国际主题公园的主要品牌将全部进入中国。据我了解,六旗还将在浙江、重庆各建一座。这些品牌的进入,对国人旅游而言,是多了一种选择,品位也提高了。有了这种提高,意味着主题公园行业的水准要跟上,否则消费者就离开了。
  具体说下欢乐谷。欢乐谷永远在建设,北京欢乐谷已经建到四期了。北京寸土寸金,欢乐谷的土地没有增加。我们的做法是,消费者不喜欢的项目就扒掉,重新规划,欢乐谷的二期三期都是这么建设的。现在大家都在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欢乐谷这种做法就是一种供给侧硬件上的改革。
  这里我想多说几句。近几年国内建起这么多主题公园,热钱也都在往这里涌,应该甄别真正做旅游投资的。如果依旧是现在这种投资
  话题3:竞争中成长
  比较迅猛的形势,最后会有很多家因为没有后续经营能力而失败。
  总的来说,中国的旅游行业和旅游市场是充满阳光的,从业者一定要做好功课。我们向迪士尼学习什么呢?投资方面很难学。学习迪士尼做当下消费者喜欢的主题、概念、包装的主题公园,我认为就够了,就是要找到体验价值。此外要学习迪士尼的精细化,包括建设的精细化。比如说,国内主题公园做不到迪士尼那样1平方米3万元的投资标准,但我们可以提高现有标准,做到我们能做到的最好。
  未来,我们与国际品牌在中国这个平台上共舞,服务是我们这些守业者最难做好的。其实与国际品牌的差距,硬件上肯定有,但更多的是在软件上。欢乐谷与迪士尼的定位还是有所不同的,迪士尼是“做梦”,欢乐谷是做“当下和未来”,所以3D、4D、5D、VR等都可以在欢乐谷落地,比较时尚。欢乐谷是一种多元组合的文化,世界未解之谜、玛雅文明、亚特兰蒂斯文化等,提供异样的体验空间。再有一个就是所谓主题公园的IP,迪士尼经过80年的发展,是先有IP再有公园,而国内的主题公园是先建起公园再丰富故事,全中国都是这样,因此做好这种商业模式又是一个学科。
  高舜礼:谈到国内主题公园应该向迪士尼学习、借鉴的内容,我觉得无论迪士尼现在经营处于什么状况,我们应该清楚:各自的品牌影响力是不一样的,迪士尼是世界级的,国内品牌的影响力基本上是地域性的,我们甚至还不能说哪一个是国家级的品牌。
  此外是运作水平不同,包括选址、规划、设计、施工、管理、服务等诸多环节,迪士尼做到了全方位、全天候标准化。而国内的主题公园在这方面差距比较明显,不少主题公园还是以游乐为主。
  再者是产业化发展水平不同。迪士尼是一个品牌,其产业化已经深入到各个层面,游乐仅是其中之一,此外还包括影视、影像、服饰、餐饮、住宿、纪念品等。而国内相当一部分主题公园还停留在门票经济阶段。
  国内主题公园的转型升级一直在悄然进行,当年的西游记宫阶段已经过去,但没有绝迹,偏僻地方仍然残存。中国是人口大国,而且消费水平呈梯级演进,欣赏水平也在逐步提升,因此,主题公园的转型也是渐进的。
  主持人:今年6月,世界主题公园权威研究机构美国主题娱乐协会(TEA)与第三方旅游行业研究及咨询机构美国AECOM集团联合发布了2015年全球主题公园游客量数据报告。报告显示,2015年全球排名前10名主题公园集团中,中国的华侨城、长隆、华强方特、宋城分列第四、第七、第八、第十位。这说明中国的主题公园也具有不少优势和潜力。迪士尼来了之后,国际品牌和国内品牌是不是能够实现共存共荣?
  赵小兵:这一次,华侨城排名第四,而5年前的排名是第八。华侨城对主题公园市场还是非常有信心的。今年已经投资5000亿元,但不再是单一投资主题公园。上海迪士尼开业后,对上海欢乐谷短时间的冲击都没有出现。现在全国有6家欢乐谷,重庆欢乐谷明年开业,南京欢乐谷两年后开业,届时将达到8家的规模。但目前欢乐谷对走出去还比较保守,虽然东南亚国家找我们投资、洽谈的不少。华侨城想在自己的国土上先做丰满,从产品到管理到经营到为消费者服务上,先攒足经验再走出国门。
  华侨城和欢乐谷站在中国旅游业发展这个平台上,感觉很光荣。华侨城成为主题公园的全球第四不容易,我们创新发展和转型升级的步伐从来没有停止过。
  周旭东:迪士尼的品牌是世界性的,但是市场还是区域性的,不然不会来到中国。有多大的品牌就有多大的市场。华侨城现在是中国第一、全球第四,还有中国品牌进入全球前10。长隆的海洋王国去年建成,开业第一年接待游客720万人次,收入16亿元。长隆在一些方面已经不次于迪士尼,而且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海洋公园,在海洋公园中排名第一,长隆的水世界也排名第一,长隆大马戏则是世界上动物最多的一场马戏。
  在某些领域,中国的自主品牌确实发展起来了,而且也连锁化了。方特、海昌都是这样。长隆尽管没有连锁化,但是规模越来越大,投资越来越大。主题公园在国内也有了榜样,具备了进一步竞争的能力。
  其实,相互竞争的过程就是相互促进发展的过程。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宋城是2010年上市的,那一年正好上海举办世博会,结果宋城那一年接待了380万人次,收入3.6亿元,利润1.6亿元。上海举办世博会,连浙江横店也受益了,因为游客来了不会只看一个地方,会多看几个点。
  虽然一家新的迪士尼开业后经营会有波折,但从长期看,迪士尼的文化IP功能是国内品牌难以达到的。迪士尼新拍摄一部影片,它的主题公园里的一个新的区域就出现了。我们缺少这个,我们是先建没然后想起来拍一部影视作品,目前只有方特推出了《熊出没》。我们要学习迪士尼的IP功能。
  由于不同主题公园的功能定位、客群定位不一样,所以一两个品牌不会包打天下。我去美国洛杉矶分别参观迪士尼和环球影城后,感触特别深。环球影城里都是年轻人,而迪士尼里都是儿童,是家长推着坐在小车里的孩子去。
  中国有那么多、那么深厚的文化,完全可以做出不同的核心文化产品。方特在济南做了中国神话园,把中国的神话故事全部用3D、4D做出来。我们也受此启发,宋代文化那么辉煌,关键是我们怎样呈现出来,而且要让游客喜欢。
  我认为上海迪士尼还是会赢利的。在此过程中,中国的主题公园也成长起来了,大家各有自己的绝招和特色,尤其是文化的特色,这是谁也学不了的。对此我非常有信心。
  蔡红:华侨城、清明上河园是基于中国文化,有自己的市场,而且这个市场在不断做大。但我认为,迪士尼、环球影城等的优势,短时间内我们是无法比拟的,比如定位精准,管理精细,服务精心,创新持续。这些国际品牌的重游率非常高,因为注重表演、注重高效、注重安全。
  高舜礼:这项排名不知是从品牌知名度还是从接待人数和收入的角度来排的。我认为,中国作为一个正在走向富裕的人口大国,主题公园的相关指标有特殊性,要科学判断国内品牌的世界性地位和影响力,应该有更为全面的比较体系。
  不管这个数据是否准确,都说明中国市场对主题公园有很大的需求量,这与人口基数有关,也与游客的消费层次有关。对主题公园的需求结构和饱和临界点,应该有一个客观的分析评判。
  总之一句话,中国市场对主题公园的需求很大,完全可以容得下迪士尼。至于哪个品牌能够获利和成功,完全取决于游客的选择,也就是主题公园企业适应市场需求的程度。
  话题4:跨界发展
  主持人:在中国旅游饭店领域,有引进国际品牌30多年以上的历史,实现了国内品牌与国际品牌的共同成长。这方面的一些经验,可否用于主题公园行业?
  周旭东:对于这一点我感受比较深。中国酒店业引进国际品牌以后,同时引进了人才、管理和服务,其实这些国际品牌就是带来了一套标准。酒店行业的市场化程度很高,标准化程度也比景区高很多。国家旅游局近些年也在推进标准化,清明上河园是全国旅游标准化试点企业,刚刚通过验收。在进行标准化试点示范过程中,我们受益匪浅、服务提高非常快。
  景区在发展中,也要吸收酒店行业国际化经验,走国际化道路。未来市场越来越大、投资越来越多,主题公园需要大批人才。一批人才培养出来了,管理流程、服务流程也就成熟了。
  赵小兵:我觉得这个命题是成立的,不同企业可以进行跨界、跨业的合作。现在欢乐谷不仅仅开展主题公园的专业合作,还有许多与VR、3D影视业的合作。简单讲,欢乐谷是一个大卖场,进行跨界、异业的合作是有可能的,只要消费者买账。
  近期,华侨城提出了在“旅游+地产”的创业模式上,深耕“文化+旅游+城镇化”的发展模式,“旅游+互联网+金融”的补偿模式等新的发展理念。我们一定要做大做强。我们欢迎各种合作,专业的、同行的、异业的都可以谈,我们的心态是开放的。
  蔡红:企业与院校合作培养人才,在酒店行业里挺多的。人力资源非常重要,拼到最后都是看软件。企业可以与学校合作,代培,或者定向培养、合作办学等。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企业完全自己可以设立学校,学校做出一套标准,被行业认可。
  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还可以走出去。现在一些旅游规划企业,已经到第三世界国家,或者是希望成为中国旅游目的地的国家提供规划指导。在此过程中,资金、品牌形象都可以走出去。
  高舜礼:主题公园和酒店是两个行当,从表面看有些经验可以互相借鉴,但有很多地方差异很大。比如说投资规模,主题公园明显大于酒店。有的主题公园里本身就有酒店,而且可能有好几家。一个大城市可以有几十家大酒店,但不可能有几十家主题公园。
  此外是消费特征不一样。饭店基本上以接待本地以外的游客为主,而主题公园是以接待本地或周边的游客为主。饭店接待的游客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出行目的,只要饭店干净卫生基本就可以,而主题公园的游客细分很清楚,只会有很少一部分客源去。饭店以提供住宿服务为主,早期的差异主要是
  话题5:未来展望
  星级的差异;而主题公园以提供游乐为主,强调文化欣赏和感受体验,一个城市很难容纳同类的几家主题公园。
  再一个是发展基础不一样。国际品牌饭店进入中国的时候,本土饭店业是非常传统和落后的,国际品牌弥补了高端饭店的缺项,也带来了先进的建设服务管理方面的理念和经验。主题公园行业不同,多年来基本上走了一条自力更生的路,而且已经有很大的产业规模和市场占有率,并不太在意国际品牌的进入。
  但是适度引进国际品牌,肯定对推动国内主题公园行业的发展有好处。这点应该没有什么疑问。
  主持人:现在已有地区讨论在中国内地建设第二个迪士尼的可能性。如何看待内地主题公园市场的容量等问题?内地市场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主题公园?
  赵小兵:我个人认为再建一个迪士尼没问题,包括环球影城。中国的人口基数大,旅游市场的前景可期。我们这些从业者一定要争气,要做出样子来。
  主题公园的管理和运营非常专业,除了高标准建设外,后期管理也很重要,关系到未来的生存和发展。要把冰冷的设施激活、用文化包装、用历史包装、丰富演艺,形成优美的氛围。优美的氛围的营造是很难的,但很重要。
  周旭东:上海的迪士尼乐园还有一段适应过程,我认为中国内地短期内不会再出现第二个迪士尼。主题公园的发展可以借鉴国际品牌的理念、经营模式、高科技的设施设备等,但消费方式、整个接待流程、文化差异等,还是应该更中国化一些。
  中国的主题公园也要有中国制造。中国本土的主题公园为什么可以生存?因为文化是唯一的,虽然表现可能并不是唯一的。
  那么文化唯一加上高科技表现就形成了不一样的东西,就有市场需求。中国市场需要的还是有自己的文化口味、文化品位和消费习惯的主题公园。也就是具有中国独特的主题公园风格的、适合中国大众消费的、中国文化突出的主题公园。中国化的主题公园不仅能够吸引国内游客,也让国外游客赞叹。尽管开封市不是国际旅游目的地,国外游客比较少,但是凡是来到清明上河园的外国游客都很喜欢。清明上河园里有30多位工匠,外国游客对做擀面杖的、酿酒的、打铁的、弹棉花的都很稀罕,觉得非常有意思。
  清明上河园的广告词是“一朝步入画卷,一日梦回千年”。我们要做中国制造的、具有唯一性的宋文化主题公园。
  蔡红:建设第二个迪士尼,从市场需求上来说,条件是具备的,但还有许多其他因素影响这个决策,无论是从政府层面、包括投资方层面也要进行相应的考虑。而且全球6家迪士尼中毕竟有不太成功的案例。
  将来,主题公园市场一定会进一步细分,因为市场需求是多元的。现在国内有些主题公园在营销层面还是有一些先进举措的。比如方特最近和阿里旅行合作,推出了一种信用游园,游客用手机注册之后,信用很好的游客可以先入住酒店、先游园,刷一下身份证,24小时内可以绑定信用卡、支付宝结账。类似的营销方式都是希望增加游客的黏性。
  相信未来中国主题公园必然会走创新之路,在产品体系的创新、营销管理的创新,乃至技术层面的创新,会超出我们的想象。
  高舜礼:市场需要什么样的主题公园,这是一个需要业界认真研究的问题。
  我认为,未来主题公园的发展,一是要培育好民族品牌,要突出中国文化元素,这一点要向迪士尼学习。龙头主题公园还应该有一系列自己的标准。二是要提升和壮大国际影响,争取走出去。三是要开拓发展思路,不单是游乐、玩耍,还应该有更多的科普、童话、文化、教育类主题公园,可以大胆借鉴国际经验。这类主题公园的面积不一定很大,但市场需要。四是要增强产业化发展意识,突破门票经济、游乐经济的小圈子,开发影视、游戏、演艺、服饰、纪念品等。这样一来,会形成一个产业链条,产生拉动效应,主题公园的综合效益会更好,产业也才会做大做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   站点地图
版权所有:甘肃省旅游发展委员会    中文域名:甘肃旅游.政务
政府网站标识码:6200000042    

公安网备号:甘公网安备 62000002000102号

    网站备案号:陇ICP备15001598
主办:甘肃省旅游发展委员会    承办:甘肃省旅游信息数据中心
建议使用 1280x1024 分辨率    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